用户名:  密码:
傣汉双文教学研究
发布时间:2016-08-15        阅读次数:1384  作者:谭玉婷

一、傣文对傣族文化发展的作用

文字是语言的书面形式,是记录语言的符号系统,是人类交流思想感情和传播生产经验、社会知识的工具。文字的出现,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一个重要标志。傣族是我国少数民族中有文字;并且传统文字延用至今的少数几个民族之一。傣文的创制产生和小乘佛教传入傣族地区有密切联系。人们把西双版纳傣文称为“[to55tham41]”“[lai41tham41]”,意为经书文字、经典文字。可见傣文创制产生其目的是为了译写巴利语佛教经书典籍的。现在东南亚各国的小乘佛教寺院里,仍然把这种文字作为传抄经书的经典文字。傣文属表音文字,有5种方言文字:即傣泐文,也称西双版纳傣文;傣纳文,也称德宏傣文;傣绷文;傣端文;新平傣文。除新平傣文外,其它文字仍然在使用。几种文字中,应用较广泛的是傣泐文和傣纳文两种,使用人口也最多。傣族文字的创制产生,标志着傣族先民跨入了文明时代。同时文字的使用,使傣族人民创造的物质文明和精神财富;所有的历史和文化事象,得以流传后世,极大地推动了傣族经济文化的发展。

1、傣文对傣族文学艺术的推动作用。

1)对宗教文学的传承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小乘佛教传入傣族地区长达两千多年的历史,佛教不仅为傣族人民带来了文字,更带来了大量的佛教典籍。以书写佛经的材料——贝叶为象征的贝叶文化是傣族文化中最有特点和代表性的主体部分。贝叶经是傣族佛教经书的统称。贝叶经记录广泛,涉及面广,除佛教教规教义外,还涉及历史、文学、法律、历法、医药卫生等方面。记录了总结了傣族人民在长期生产生活中积累的经验和成果,是极其珍贵的文化遗产和文化宝藏。

这方面的古籍基本上是南传佛教经书。它记载了南传佛教的教义、教规。经书包括了佛教的“四谛”(苦、集、灭、道)、“八正道”(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和“十二因缘”(无明、行、识、名色、六处、能、受、爱、有、生、老死)等全部教义。1993年德宏州佛教协会藏有南传佛经84000册。傣文佛经也称三藏经,傣语叫“桑北达戛”,即:经藏、律藏、论藏。这些佛经是傣族佛教界的专用书,其中已注入了民族特色的成分,它是研究傣族与南传佛教的关系的极其重要的资料。

2)对传统文学艺术的丰富发展有巨大推动作用。

傣族是个能歌善诗的民族。在傣族人民的生活中,人们用诗和歌倾吐心中有喜怒哀乐,表达美好的心愿和对未来生活的憧憬。每有节庆和重大的活动,更离不开诗和歌的助兴。

傣族不仅拥有形式多样的民间歌谣、故事,更有多达550部的叙事长诗,叙事长诗每一部都长达三千至一万行。这些诗歌经人们世代丰富以手抄本的形式流传下来,是离不开傣文这一符号的。从傣族文学的发展史,我们可以证实这一点。

傣族文学最早是以古歌谣“零星歌谣”的形式出现,这是傣族文学的萌芽和启蒙。这一类歌谣反映了先民们早期生活形态的原始状态,是创作者触景生情,即兴创作的。内容简单朴实,语言和音节也和口语一样,语言缺乏修饰。

到农耕经济时代,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傣族文学的发展有了更坚实的经济基础,在“零星歌谣”的基础上,发展出各种类型,反映生活不同侧面的诗歌,如生产歌、祭祀歌、习俗歌等等,同时涌现出一批著名的情歌、情诗。开始这些诗歌都是以口头传唱的形式流传于民间。

傣文的创制产生,结束了傣族文学的口承时代。不仅将留传下来的古代的作品用文字记录下来,保留了傣族文学的原始风貌,同时还发展了傣族文学的创作,用文字进行创作,使傣族文学迈进了全面书面创作的时代和文学创作的“黄金时代”,傣族诗歌涉及面更加广泛,内容曲折复杂,诗句优雅华丽,具有极高的艺术成就。产生了如保存于西双版纳地区著名的“六大情诗”;居全国各民族之首的550部叙事长诗。被傣族人民称为“五大诗王”的《乌沙巴炮》、《粘巴细敦》、《兰嘎西贺》、《巴塔麻嘎捧尚罗》、《粘响》,篇幅都在几万行以上,其中《乌沙巴罗》篇幅达12万余行。它们有的是傣族古代神话史诗、创世史诗、英雄史诗,也有悲剧叙事长诗,爱情叙事长诗。从不同侧面、不同角度反映了傣族在同时期的社会历史、生活,展示了傣族古代社会生活的广阔画面,对研究傣族社会发展历史、宗教、民族风俗、传统文化,有重要价值。

傣族的文学作品十分丰富,除了诗与歌外,还发展出一定数量的故事、传说,并派生出傣戏、傣剧。在漫长的傣族文学史上,韵文体文学作品始终特别发达,数量最多,占据着主要位置。

3)傣文对科技事业发展的推动作用。

到文字创制产生的时代,人类的智力水平、抽象思维的能力都有极大发展提高。从生产生活实践中得来的知识和体验、技术技能,经人们不断积累总结,上升到理性认识,并逐渐形成各个有独特体系的科学。

文字促进了民族间的交流和交往,对傣族科技兼畜内外,融合中原和古印度的科技文化,不断完善发展起了巨大的作用。同时,傣文的创制产生,结束了生产生活经验、技术技能由人们口传心授、代代相传的时代。人们用文字记录下语言,记录下长期积累的知识经验,供后世的人们参与利用。傣族有大量的古籍,就是前人们留下的珍贵遗产。这些古籍文献十分丰富,内容广泛,包罗万象。科技文献保存了科技发展各个时期的面貌,让我们在继承前人优秀成果的同时,研究科技发展的历史。

傣族有自己的历法。傣历有完善的干支纪时、纪元纪时和十二生肖纪时法三套完善的纪时法,并有先进的推算法。文字的创制、扩大了民族间的交流,大量的中原、古印度文化进入版纳地区。傣族历法直接受中原及古印度佛历的影响。是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融合中原历法和古印度佛历产生发展的。因此傣历是在文字创制产生,对外交流扩大的条件下产生完善的。历法与生产有着密切的关系,对生产起着直接指导作用。历法的产生发展,推动了其它实用科学的发展,对科学文化的进步起到不可磨灭的作用。

傣族的天文历法形成时间早,在人民生产生活中广泛使用。普遍为人知晓,并且比较通行的有《苏定》、《苏力牙》、《西坦》、《历法星卜要略》、《纳哈答勒》、《苏塔瓦沙》、《哈腊姆览》等几部。书中有天文历法的专门知识,介绍天文历法总貌,也有历法测算方法。另外,傣族地区还保留有各个时期、不同抄本的傣文年历。

傣医学是傣族传统医药知识的积累。在民间,傣医们多以口传心授的方式,用简炼的语言传授医药知识的临床经验。有大量经验知识总结整理成书面文字流传。《嘎牙桑哈雅》、《玛弩萨罗》揭示人类生命起源、讲述人体构造。另有傣医文献实用经书《巴腊麻他担》、《罗哈牙坦》、《帷苏提麻嘎》都解释了人体生理现象和病理变化,论述了“四塔”理论,并指导临床诊断疾病。而《三界五蕴四元素》、《俄佤达——干酸》则着重论述了人体基本组织结构和精神生理现象的“五蕴”理论。《嘎比迪沙嫡巴尼》一书,是傣医诊断书,指导人们临床实践。

其它用科学的文献也十分丰富。

数学专著有《数算知识全书》(《哈南纳底哈雅》),还有版本不同在不同地区流传的《演算法》。天文历法中精密的推算,促进了数学的发展,天文历法文献《苏定》、《苏力牙》、《西坦》等都有大量数学计算知识的记载。

在科技大发展的现代,傣语文对科技事业同样起着极大的推动作用。

各项科研工作积极开展。根据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并结合自然资源的优势特点,各个科研机构开展了以热带资源为中心的科研工作。西双版纳动植物资源极为丰富,紧紧围绕合理开发利用这一主题,进行研究和探索,取得不少研究成果,科技知识不断普及,在生产实践中发挥了极大作用。农、牧、渔业和工业科技科研积极开展,取得较显著的成绩。推动了民族经济和西双版纳社会的发展。

傣医药科研工作积极开展,各级卫生部门积极组织民间医生进行学习和交流,提高科学技术水平和理论水平。深入村寨发掘整理流失在民间的民族医药古籍抄本、医方药方。搜集整理古籍抄本200余册,傣药1000余种,验方200余个,制作傣药标本700多幅,科研工作取得一定成绩。科研成果大批涌现。不少书籍论文在国际国内获奖。《傣医四塔五蕴的理论研究》一书,获1993年“首届生命力杯”优秀论文成果奖。1994年推荐参加“世界传统医学学术研究暨优秀论文颁奖大会”,并在评选中获金杯奖。《傣药在临床医疗中的地位与作用》一文参加了“国际第二届民族生物学大会”交流。《论傣族医学发展史》一文获云南首届民族民间医药学术经验交流会优秀论文二等奖。

傣语文对推广普及科技作用巨大。在广大农村,傣族群众较少接触汉语文,用汉语文进行科普宣传和技术推广存在语言障碍,群众难理解、难接受。而农村群众在生产生活中,除沿袭传统的科技知识,还需要与其它民族进行交流,获取更多的科技知识。用民族语文进行科技推广和技术交流,在傣族地区取得了一定成绩。

积极做好科普宣传和科技推广,满足广大农民群众的技术需求,及时提供技术服务,各部门切合实际,翻译大量科普读物和各类实用技术宣传材料。稻作栽培科学种田方面,如《杂交稻规范栽培技术》、《水稻良种提纯复壮技术》等。经济作物栽培和加工技术,如:《橡胶规范栽培技术》、《云南橡胶树栽培技术》、《橡胶树栽培技术规程》、《割胶知识》、《热带水果栽培技术》、《砂仁栽培和紫胶放养技术》、《菠萝的栽培管理加工技术》、《茶树、勐板桔、樟树、南药实用栽培技术》、《柚子栽培技术》等。禽畜饲养方面:《养猪知识》、《养猪技术问答》、《养鱼技术问答》。有及各种综合性农村实用技术服务资料。各种资料为傣汉对照或傣文,深受广大群众欢迎。

为扩大宣传面、读者面。1985年4月,西双版纳科协创办《版纳科技》傣文月报,向群众宣传科技知识,报告科技动态,传授农村实用技术,集新闻性和实用性于一体。广大群众积极订阅。为配合推广杂交水稻的种植,利用报纸有时效性、读者面广的优势,在《西双版纳报》傣文版上包出版面,宣传杂交水稻的种植技术,病虫害防治知识等农村实用技术。

各种形式的宣传和服务,提高了群体的科技意识,懂得科技兴农的重要性。科技真正深入农村,成为群众生产生活的得力助手。

傣语文对科技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使用,推动了科技事业发展。因此,重视和关心做法语文事业,推动民族语文事业向前发展,使之能更好地为现实服务,为经济建设服务,是民族语文工作者,更是全社会有识之士的责任。

二、傣汉双文教学模式

1)傣汉双文教学在各个时期的教学模式

傣族有自己的文字,历史上却没有学校,“教教合一”,教育以佛寺为媒介,男子入寺为僧,以学习经文的形式来学习文字和知识,女子则被剥夺了学习的权利。

解放后,党和政府十分关心和重视少数民族的教育,从50年代开始,各级政府和教育部门就积极探索民族教育发展道路,研究民族教育的形式,采取了在傣族聚居区开展傣汉双语文教学的措施,进行双语文教学实验和推广普及。1954年,教育部门根据傣文特点,傣族学生的学习难点和实际情况,编写教材。选取景洪县勐罕小学和勐海县勐遮乡嘎拱小学作试点,进行傣汉双语文教学实验。取得成功经验后,傣族小学开展傣汉双语文教学。当时西双版纳接受双语文教学的学生达4700多人,占民族学生总数的59.6%。小学一至五年级都不同程度地开设傣文课程。五六十年代是傣汉语文教学发展的黄金时期,学生学习积极性很高,学习效果好,家长积极支持,社会各界反映强烈。从当时的办学和教学情况看,在民族地区必须结合当地群众的需要,灵活办学。50年代刚开始开办学校时,强调按汉族地区教学模式,全国统一教材、统一教学大纲。脱离傣族地区实际,加上语言隔阂,教师讲什么学生听不懂,学习难度大,学习兴趣降低,学生巩固率很低。经总结实验,教育部门在傣族地区开展傣汉双语文教学,同时根据广大群众文盲率高,大部分人不认字,不会算账,农民迫切需要文化的情况,在课程设置上,除教授学生、家长喜爱的傣文外,还教学生记账、算工分、写唱词、写借条收条等。教学坚持循序渐进,不赶进度,结合实际进行。学生不仅学到文化,提高了汉语水平,更学到了农村有用的知识。不少当时的小学毕业生已经能够在农村担任合作社保管员、会计、记分员。回家生产的,都成为家中的“文化人”,帮助家里写写算算,记账、记工分。家长和学生都实实在在地看到了到学校读书的好处,学生学习积极性高涨,家长也积极支持,学校办学取得很大成功。

“文革”期间,傣文被斥之为“封建糟粕”,傣汉双语文教学被取消,傣文课被迫停开。

“文革”以后,党的各项民族政策得以落实,“民族语言文字平等”作为一项重要的民族政策也落到了实处。大力发展民族教育事业,积极开展傣汉双语文教学又重新提上了议事日程。民族语文工作者和教师对双语文教学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和实践,教学改革实验一直在傣族学校中进行,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区,针对新出现的问题,当地的特殊情况,进行有效的改革实验。并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和宝贵的经验。

70年代初,广大傣族群众对孩子从学校毕业回家后傣文不会汉文不懂,读书等于白读的情况十分不满意。傣族有识之士及广大教育工作者对这一问题十分重视,就傣族学生怎样才能学好汉语汉文,怎样才能学到适应生产生活需要的知识等实际问题深入调查研究,提出积极的意见和建议,要求恢复傣文课,在教学中进行傣汉双语双文教学的呼声很高。教育部门根据民意,同意在傣族小学加授傣文课,同时组织力量编译傣文课本供教学使用。当时的指导思想是:扫除傣族文盲,掌握一定傣文知识,小学毕业回到农村能够适应生产生活的需要。方法是:在小学四五年级开设傣文课。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各项民族政策进一步得以落实。各地傣汉双语文教学全面开展。80年代初,傣汉双语文教学大多采取分课式教学的形式。分课式教学就是把汉语文和傣语文分为两门独立的课程教学,分别强调学好汉语文和傣语文。

一形式是学汉语文为主,兼学傣文。这样的班级以学汉语文为主,一般从学生入学开始,一至六年级都系统地进行汉语文教学,保证汉语文的课时,只在二年级或三年级起每周开设2—3节傣文课,直至六年级。

另一种形式是学生入学后先学一年傣文,二年级再进行系统的汉语文教学,每周设傣文课直到六年级,强调学习傣语文。

这种双语文教学强调“以民文为主,兼学汉文”或“以汉文为主,兼学民文”,两种语言文字联系较差,单纯强调学好汉文、民文这两门课程,忽视了民文与汉文的不同分割、相辅相成的关系。忽视了民文的桥梁和拐杖的作用,发挥不了民语文为汉语文教学开路,辅助汉语文教学的作用。学生两种语言文字能力的提高较慢,两种文字都学得不够好、不深入,教学质量难以提高,直接影响少数民族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和学习兴趣,学生和家长对学校教学失去信心,影响了学生入学率和巩固率。

80年代中期,通过对分课式双语文教学利弊的分析总结,意识到割裂民语文和汉语文之间的联系,单纯强调学好民文和汉文这两门课程的做法是片面的,事倍而功半。结合傣族地区实际情况,根据多年开展双语文教学实践的经验教训,教育部门经过调查研究,提出新的傣汉双语文教学改革实验方案,经过充分准备,于1986年在勐海县曼贺小学开办傣汉双语文教改实验班。经过3年的教学实验,教育领导部门组织有关人士认真总结实验取得的经验,改进不足,1989年在全州推广新的傣汉双语文教学改革方案。

双语文教学改革实验在整个小学阶段,形成傣语文与汉语文“分—合—分”的教学形式。学生入学后先学一年傣文,要求达到傣文能够直呼音节,具有初步阅读短傣文句子的书写的能力。除傣文外兼学简单的汉语,二年级开始进行系统的汉语文教学。用傣语进行辅助教学,并采用《傣汉文对译课本》进行傣汉文同课教学。到中、高年级阶段逐渐增加汉语汉文的比例,要求学生以汉文为主,讲普通话为主。兼用《傣汉文对译手册》与汉文课本配套使用,帮助学生学习理解课文中的新词、成语。高年级加设傣文课,巩固提高傣语文水平,小学毕业后能够在生产生活中正确的运用傣文,而不至于生疏和忘掉。

这种傣汉双语文结合的教学形式,既尊重了傣族群众热爱自己语言文字的感情,让傣族儿童学到并且学好了傣文,又提高了汉语文的教学质量,实验班的傣文、语文和数学成绩都要比普通班高,深受学生和家长的欢迎。

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傣族地区民族经济和边境贸易突飞猛进,飞速发展,与国内外和各民族地区的经贸往来、文化交流日益频繁,尤其作为国际国内知名的旅游胜地,西双版纳扩大对外开放和交流,城乡傣族群众开始意识到学好汉语汉文的重要性,汉语日益随着开放渗透到傣族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傣汉双语文教学也面临新问题、新形势下傣汉双语文教学如何发展,采取什么样的教学形式?教育部门针对新时期出现的新问题,研究制定了新的双语文教改实验方案。新的教改实验根据国家九年义务教育的统一要求,要在80年代傣汉双语文教学的基础上进行改进。主要做法是:

教学形式仍采取“分—合—分”的形式。招收6周岁的傣族儿童进行学前教育,即学前班。学前班以教授傣文为主,要求基本掌握傣文声韵母,拼读简单句子。兼授汉语会话课、音乐、数学等课程。汉语会话课统一使用西双版纳州教委编译的教材,让学生有汉语环境,熟悉汉语,学习课堂常用语和日常生活用语。逐步过渡到对译,汉译傣、傣译汉。为学生升入小学,由傣语思想转换到汉语思维打下基础。学前班每天5节课,傣文课每周10节,汉语会话课每周6节,其他课程每周13节。从课程安排我们可以看出,学前班侧重教授傣文,但也不忽略了汉语课。尤其在教师心理上,对汉语会话课的重视程度和傣文课是同样的。因为这一年汉语学习得好与坏,将直接影响到整个小学阶段的学习。在语文教学中,“会话”也就是“说话”,是十分重要的,尤其对少数民族儿童而言,从小生长在母语环境中,缺乏汉语环境,听说汉语的机会很少,因此说话课是发展学生语言和思维的最有效的手段。有研究表明,5—10岁的儿童说话最多,第二语言课开得越早,掌握第二语言的程度越高,就能越早地运用这种语言所提供的知识。儿童对一种语言的获得,不是靠“教学”的形式,不能强迫,而完全是通过一种自然的“正常”交流形式。学前班对傣族儿童会话课的要求也正是通过教师努力创造一个汉语环境,让孩子在没有什么考试和分数压力的情况下,逐步吸收这种语言。

一年级实行傣文与汉文分课教学,以学汉语文为主,傣语文教学为辅。傣语对译,帮助学生理解和记忆。汉文课每周11节,傣文课2节,其他课程的设置按“九义”教育大纲要求开设。

二至四年级,傣汉双语文结合教学,不单独开设傣文课。汉文课仍以傣语文进行对译、同课教学。

五六年级又实行傣汉双语文分课教学,重点学习汉语文,加设傣文课,在学生小学毕业前,巩固和提高学生傣文水平。这种课程设置,是为满足傣族地区群众和学生的需要。学生小学毕业后,无论继续升学与否,傣文都能够掌握和熟练运用。

傣汉双语文教改实验同时要求在课堂用语及傣汉对译讲解课文时,傣语辅助汉语教学的量要适度,一年级傣语辅助的比例可达40%,二年级30%,三年级20%,四年级10%,逐渐递渐,直到完全用汉语讲解,汉语教学。

2)傣汉双语文教学几种教学形式分析

不同时期开展的傣汉双语文教学,适应了当时傣族地区的需要,客观上推动了民族教育的发展,为双语文教学积累了经验,也为人们能够更深入地研究民汉双语文教学提供了宝贵资料。只有认真总结取得的经验和吸取教训,才能兴利除弊,研究制定出更适合傣族儿童,能更好地促进傣族地区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的双语文教学形式。

根据以上介绍的傣汉双语文教学形式,我们能看出,50年代的傣汉双语文教学强调学好傣文,而忽视了汉语文,影响了汉语文教学的发展,加上汉语文教学起步晚、起点低,大部分学校难以完成汉语文教学计划,傣族学生升学情况较差,大多数学生只能念完初小,高小毕业也很难考上中学。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这种双语文教学形式无疑发展了初等教育。在傣族儿童中普及了傣文,尤其是傣族女学生学会傣文,这在社会上反响很大,广大群众纷纷夸奖“出了女康朗了”(注:康朗是还谷的佛爷,是傣族社会中的知识分子,颇受尊重)。学校教授的算术,算工分、记帐,学了就能用,适应了农村的需求和广大群众的需要,群众支持办学,村社干部把学校看作是本村的荣誉,关心和支持学校,这些都是稳定生源,办好学校的前提条件。这对历史上没有学校,群众没有习惯送子女上学读书的傣族地区来讲,是十分重要的。因此,从50年代开始,学校取得了傣族干部群众的信任,在傣族地区扎下了根,为以后的办学奠定了基础。

70年代双语文教学和80年代的分课式双语文教学,仍然以让傣族学生学到本民族的语言文字为指导思想,把傣文课看作一门课程来单独教授。与五六十年代相比,学校开始强调学习汉语汉文的重要性,并在课时安排和师资等方面不断加强。所以80年代还出现了“4+1”和“6+1”班,这种从小学入学开始教授汉语文,进行汉语文教学,到初小或高小毕业,不能继续升学的学生再学习半年或一年的傣文。

80年代中期开始实验推行的结合式双语文教学真正体现了民族语言文字对汉语文教学的桥梁作用。结合式教学强调用母语辅助第二语言的学习,循序渐进地完成学生由母语到第二语言的思维转换,从而更好地学习第二语言。从教改实验来看,学生学好了傣文,掌握了语音、语法,在进一步学习汉语文时,借助傣语文找到对应之处,两相对照就能够加深理解和记忆。授课教师只要掌握了规律,让学生区分二者的相同之处和区别,引导他们反复记忆,往往能取得事半功倍之效。结合式双语文教学让学生的傣文学得扎实,得到受益一生的知识财富,同时促进汉语文及其科目的学习,提高了教学质量。

90年代开展的傣汉双语文教学,在过去双语文教学实践的基础上,更加注重对傣族儿童语言学习规律的科学性研究,利用儿童在小学低年级可塑性和模仿力强的特点,以在学前班学习傣文,熟悉汉语的方式,开始小学阶段的学习。不仅巩固了傣语文的学习,更帮助了学生轻松地吸收第二语言——汉语。因此整个教学过程轻松愉快,学习效果也更好。

三、傣汉双文教学的重要性

1、开展双语文教学是党的民族平等政策的具体体现。党和政府一贯坚持民族平等政策,而语言文字的平等则是民族平等的重要标志之一,尊重、使用和发展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是党和国家民族政策的重要内容,是实现各民族平等,共同繁荣的前提。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平等得到法律保障,《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和各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条例中,把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作为民族自治机关民族化的重要内容和行使自治权的重要手段。

2、各少数民族对自己本民族的语言文字有着天然的感情,对其倍加尊重的爱护。开展傣汉双语文教学,尊重了广大傣族群众的民族感情,满足了广大群众的愿望。孩子学会了傣文,家长十分高兴,在乡邻面前很有“面子”。50年代以后培养的傣族干部、知识分子,在农村都是中坚力量,大部分人都是在双语文教学模式下培养出来的,这无疑在群众中起到了极好的宣传作用。

3、开展双语文教学对民族地区社会稳定,经济文化繁荣起到积极推动作用。傣族聚居的广大农村,群众粗懂或不懂汉语,用汉语直接宣传党和国家的各项方针政策,进行社会主义、爱国主义教育,由于存在语言隔阂,群众听不懂,理解不了,也就谈不上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加之傣族是跨境民族,边民交往频繁,这为境外反华势力进行渗透提供便利条件。因此,让群众掌握傣文,并用傣语文宣传党和国家的各项方针政策,群众看得明白、听得懂,提高了思想水平、政治素质,自觉抵制外来渗透,对民族地区社会稳定和边疆稳定都有极大好处。

由于历史原因,傣族地区经济落后于内地汉族地区,农村缺乏科学技术和农村实用技术。而在广大农村,傣族群众较少接触汉语文,用汉语文进行科普宣传和技术推广存在语言障碍,群众难以接受运用。用傣语文进行科技推广和技术交流,群众在轻松愉快中学到了农业科技知识和技术,深受广大群众欢迎。有关部门针对农村的需求,翻译了水稻栽培、科学种田;发展农村经济,如经济作物栽培和加工、禽畜饲养等方面的资料;以及病虫害防治知识等各种综合性农村实用技术服务资料。并利用报纸、广播、电影、电视等快速、形象、宣传面广的宣传形式,及时向群众宣传科技知识,报告科技动态,交流经济信息,传授农村实用技术。用傣语文宣传和服务,提高了群众的科技意识,懂得科技兴农的重要性,推动农村经济的发展。

4、双语文教学能有效地发展儿童的语言和思维能力,提高教学质量。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壳,少数民族从小就生活在母语环境中,习惯了用本民族语言进行思维和表达思维的结果。对于母语传播的信息,能够直接吸收。而对于完全陌生的第二语言来说,就必须先译成母语,才能产生思维活动。如果学生不经过母语的过渡,一进入小学就直接接受汉语文教学,思维与语言严重脱离,只能生吞活剥,无法真正理解。有一首顺口溜形象的反映了这种现象:

琅琅书声望天读,死记硬背下功夫;

意思说啥全不懂,模糊模糊真模糊。

傣汉双语文教学帮助少数民族学生把不熟悉的汉语信息转换翻译成傣语,并逐渐掌握积累一定的汉语的信息与傣语相对的意思,多次重复巩固后,不用借助傣语,便能理解汉语意思。因而培养运用两种语言进行思维的能力,并逐渐由傣语思维向汉语思维转换。对汉语文教学有很大的辅助作用,提高汉语文教学质量。

5、学习傣文有利于提高汉语文的学习质量。

几十年的实践经验证明,开展双文教学对少数民族学生学习汉语文有“桥梁”和“拐杖” 的作用。在傣族地区开展民汉双文教学的教改实验,都取得了很好的教学效果这是不同学校进行对照比较。

实验班与普通班的差距不仅反映在学生成绩上,更主要的还在学生自信心和学习积极性、学习兴趣中。调查中,几乎所有老师及教育工作者都反映,实验班由于一年的学前教育初步解决了儿童语言障碍问题,学生学习兴趣浓厚,求知欲强,课堂纪律好,回答问题积极。同时接受能力强,教与学都相对轻松。而学生成绩好了,自然学习起来更加自信,有信心。许多教师反映,全校学生中,实验班学生最大方、胆大,课外活动也积极踊跃。

 

 

打印】 【关闭】 【首页